陌谶

依然是一条非洲咸鱼呢

真的好惨啊发文也没人理,虽然不好看可是能不能来个大佬告诉我我问题出在哪里啊【凄凄惨惨戚戚】

【柒七】如果太阳会熄灭

●柒七only注意避雷
●蠢作者不会粤语请自行脑补
●私设如山
●前篇请戳头像【醒醒没人看的】
       【三】
  和伍六七预想中的不太一样,柒的出现并没有给他的生活带来多大变化,至少明面上没有。事实证明,感到局促不安的反倒是那个过去的自己,柒。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以柒的一句“你该出去了”结束,伍六七忙于和鸡大保解释自己莫名其妙的战斗力飙升,也忙着安慰吓坏了的可乐和小飞,但始终没有向他们透露柒的存在。
  直到入了夜,伍六七才得空休息,几乎是一闭眼,他就回到了那段悬崖上。柒将千刃插在地上,坐在地上倚着刀背望向空中那轮孤月,月光凄清照着他面无表情的脸,看得伍六七分外的……晦气。
  “哎靓仔,有什么烦心事和我说嘛,这么盯着月亮也没有嫦娥姐姐下来陪你哦。”实在是忍受不了自己的帅脸上摆着这种表情,伍六七走过去在柒身边坐下,顺手搂住了柒的肩膀,柒挣了一下,没有挣开,也就由着他了。
  伍六七内心也相当忐忑,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过去,现在这个过去的自己活生生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看起来却不是很好的样子,这让他怀疑自己的寻找是否正确。可无论怎么说,眼前的这个人才是这具身体真正的主人,自己看起来倒像是鸠占鹊巢之后还反客为主了。伍六七当然想和平解决这个问题,可柒若是开口要回身体,他也绝没有理由说出一个“不”字。
  “我不会打扰你。”沉默良久,柒倒是先开口说话了。
  伍六七一惊,他怎么也想不到正主儿居然这么客气:“靓仔你这客气了,怎么说这本来是你……”
  “不用,”柒打断了他的话,“我不知道怎么办。”
  柒在伍六七来之前就默默看着他想了很久。两年前发生的事情对他来说仿佛就在昨天,此时又回到了那个被一剑穿心的悬崖上,被背叛的愤怒和一丝凄然的委屈又差点让他失控。可他看到的伍六七的生活却是他全然陌生的样子。为他牵肠挂肚他的朋友,口是心非的关心,轻松的嬉闹和热闹的聚餐,这让他为自己的出现而不安。失忆后的自己过着轻松的,截然不同的生活,他怀疑自己的出现是一种惩罚,夺走这来之不易的平静。这种认知让他甚至有些恐慌。
  伍六七又何尝不懂柒的意思呢?他不知道柒经历了什么,可再醒来自己已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身边是一张张陌生的脸,身体里还有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名义上的“自己”,他不安而惶恐。
  “没事的靓仔,你看你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不如就跟我在这里呆着喽,我把我朋友都介绍给你啊,他们人都很好啦,有时间我还请你吃牛杂哦,怎么样?”伍六七把搂着柒的手臂紧了紧,绽开一个笑。
  柒看着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呈现着对自己来说陌生却令人舒适的表情,眼睛里满满的认真与期待,不由得答:“好。”
  “啊靓仔你会笑啊!”
  笑?柒无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唇角。自己也露出了这样的表情么。
  伍六七来劲儿了,干脆另一条胳膊也往柒身上一放,几乎是抱住了他:“靓仔你这么厉害的啊,之前是你把那斯坦国王子给揍了?”
  “嗯。”
  “那靓仔你以前是干嘛的啊?刺客?”
  “嗯。”
  “排名很高吧?”
  “嗯。”
  “靓仔你怎么话这么少啊,这里是哪里啊?”
  “别问。”
  “哎你不说就算了嘛,那我怎么会失忆啊?”
  “别问。”
  “小气!你是不是白天能看见我在做什么啊?”
  “可以。”
  “这么厉害啊!哎我不是在睡觉吗怎么这么困……”
  柒感受着身上的重量一点点加重,答:“你的意识还醒着,在这里要休息。”
  直到伍六七不再搭话,呼吸也渐渐平稳下来,柒才动了动,把他的手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想了想还是把人搂进怀里。他看着这人与他一模一样的眉眼,叹息。
  不要问啊,有些事,我知道就好了。
  【四】
  “扑街!都几点了还不起!客人等着你剪头呢!”鸡大保扇开房门,把小飞砸到伍六七脸上,怒斥。
  “扑街啊急什么,我还是个伤员呢!”伍六七嘴上说着,起身换衣服的动作都是一点不慢,飞快地套进连帽衫抄起剪刀就飞奔至店面:“你好靓女,现在剪头有优惠的哦,三人同行一人免单,请问你要剪什么发型呢?”
  对方并不搭话,只递出一张照片。
  “好嘞明白,马上给您剪。”伍六七说着就要动手,好在对方及时制止了他:“我要你剪掉她的头发。”
  “哦哦好的,行价88规矩照旧啊,您看要不要先付定——啊!”伍六七吓得一哆嗦,因为他心里突然响起柒的声音:“要不要我帮忙。”
  “怎么?接不接?”客人皱了皱眉,眼看就要走,伍六七赶紧拦下:“接接接,靓女别急嘛要不顺便做个头发?”心里赶紧和柒回复:“不了不了,柒哥你下回别这么突然,怪吓人的。”那人便没了声。
  好容易送走了客人又辛辛苦苦剪了一天的头发,终于迎来了月黑风高杀人夜,刺客伍六七运起轻功,悄无声息地潜入目标的家里,一击毙命,功成身退……是不可能的。
  在潜入目标家里被发现后,为了保命的他与目标促膝长谈,发现只是普通的闺蜜吵架翻脸戏码,好说歹说算是让小姑娘意识到友情的珍贵(?)小姑娘也表示会与客人重归于好,伍六七便回家睡他的觉了。这任务嘛……不出意料的失败了。
  “你没有按客户的要求做。”冷不丁的,柒对他说。
  “啊,是啊,小姑娘吵个架而已啦,不至于吧。”
  “可是客人要求剪头发。”
  “瞅你这说的,那要是白天的靓女让我杀了她我是不是也要杀了这小姑娘呢?”伍六七打着哈哈反问。
  “刺客必须这么做。”
  “这样就对吗?”伍六七的语气严肃起来。
  “不……你让我想想。”罕见的,柒没有坚持。
  一夜无话。

【后面的一点碎碎念】其实我觉得柒哥也是个很温柔的人,如果不是那些经历也许他现在就和伍六七一样很温暖很乐观,所以我想他会羡慕伍六七,向往他的生活,他也会重新考虑自己的想法,我想看到他的一点点改变。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如果太阳会熄灭

●柒七only注意避雷
●OOC注意
●短小开头试阅,有人看我再写【放弃吧没人的】
●文不对题系列
  【一】
  “哇今天什么日子啊这么多人剪头发,你们谁想先剪呢?”伍六七推门,一口广普中带着的笑意与平时别无二致,等在门口多时的大家终于松了口气——醒来的是他们的阿七,而不是某个用刀逼退大保的陌生人。
  伍六七嬉笑着回应他们的话,无意识地用左手翻找剪刀时一股寒意沿着脊背直蹿大脑。不一样了。
  这具身体里,多了一个“人”。
  【二】
  事实上,伍六七并不明白他是如何从斯坦国王子的攻击下活下来的,他的记忆停留在他推开梅花十三的那一瞬间,之后意识便堕入一片黑暗。
  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死了,毕竟那一炮气势惊人也不是自己一个刺客排行一万多名的大保J发廊高级发型师能够扛下的,唯一的问题是——
  “死了怎么这么无聊啊!”伍六七抓着头发又一次发出感慨,刚开始他还颇有兴趣地动动手脚在这片黑暗中走一走,后来发现无论他做什么四周都不会有变化,唯一庆幸的是“死了”的感觉和活着差不多,起码自己不用去学习怎么飘吧。反正死都死了,伍六七宽下心来,一会儿挠头一会儿抠手,感觉自己都快长出蘑菇来了也没有什么动静。
  “耶稣啊上帝啊天使啊魔鬼啊随便来一个收我走吧,黑白无常孟婆或者阎王也可以啊!”伍六七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不由得仰天长啸。话音刚落,眼前的黑暗便渐渐散去。
  “哎呦?还真有用哦?”伍六七一喜,仔细打量着眼前的情景。两座悬崖遥遥相对,中间仅一段石桥连接,质量看起来还很不好的样子,而自己又偏偏在这桥上站着呢。
  “扑街啊,这要掉下去,”他探头看了看底下湍急的水流,“小命不保哦。”他试着走了两步,看来这石头还算结实,再想想自己死都死了也就无所谓了。这时他才注意到在石桥另一端有个人影,穿着紫色长衫,手上那把刀还挺眼熟,看着像是大保给自己的破刀。
  “哎那边的靓仔!”伍六七决定先打个招呼,“你是死神还是阎王?看这扮相应该是鬼差兄弟吧,总不能说你是孟婆吧哈哈。”对方并不理会伍六七的玩笑,只开口说一单字:“柒。”
  “啊?你叫我吗?”伍六七不解,那紫衣人似乎不耐,抬手扔出一个东西,不偏不倚打在伍六七头上。
  “哎靓仔有话好好说不动手啊——?”伍六七赶忙捡起那东西,惊讶得“啊”字都变了调。这分明就是他身上一直带着的,差点引来杀身之祸的那块令牌,上面的每一道花纹自己都记得一清二楚,那上面的“柒”字自己也有过诸多猜想,现在看来就是面前这人的名字了。这令牌是自己过去的东西,上面的名字也该是自己过去的名字,那么眼前这个人……
  伍六七一时百感交集。